这几天在兵大的图书馆复习中文,我发现一个有很有意思的字:在。我从小经常见这个字,但是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呢?实话来说,我也不知道。汉语字典可以给我一个定义。我读了这个定义,然后我决定这定义不够复杂。“在” 是一个复杂的字,所以“在” 夙瑶一个复杂的定义。一个方法了解“在”是永存在主义的了解。但是, 主义的了解是西方的哲学然后存在主义使用西方的语言了解的。中文的语法根我懂得语言了解存在主义非常不一样。英文里,“在” 这个字有很多表达方式。法语里,这一样的词需要共轭。要是你翻译“在”这个词到英文,有 “to be” 还有 “to exist”(“être” 和 “exister” 在法语)。这两个语言用不一样的字因为这两个字有不一样的意思。但是在中文这两个说法都一样。存在和现在的在没有区别。

中文有很多字了解爱,但是爱和在不一样。所有的爱 ,比如说痛爱和溺爱 ,都是一样的思想。但是存在何现在的在不是一样的在。在海德格尔的哲学里,“在” 有两个不一样的意思:有 “Being” 还有 “being”。 在英文和德文和其他的欧洲语言,有大写和小写。这两个 “在” 有不一样的意思,但是在中文里没有大写和小写。只有一个写法。有一个 “在” 是动词。比如说,我在我的宿舍里。还有在的名词。比如说,我的存在。我经常可以用在这个动词说我在那里或者我在干什么。 我也可以了解我的存在在世界里。但是,在中文我发现表达存在比表达别的在难多了。要是我想表达我的存在,那我需要找字才可以呢。在英文和法文和德文已将有很多单词了解存存在的在。但是用我的中文水平,好像没有呢吗多方式表达存在。

要是中文只有一个写法,那我们怎么能分开这两个不一样的 “在” 呢?我可以写存在每次我想表达在用英文的大写在,但是这种语法理解存在不为自己的意思但为一种在在在这个字。我不同意这种了解。大写在和小写在是两个不同的意思。两个字都是不一样的意思而不是一种在和另外一种在。这两个在有两个不一样的了解在一个的说法。动词的在不比名词的在重要在在这个词的定义。但是应为我们没有别的方法表达名词的在用异样的词,那存在这个名词的在只能可以存在用动词的在。从这样的理解,要是我们想了解世界用中文语言,那我们只能可以理解我们自己为我们的行动。这个理解很有意思。这语言的了解自己跟欧洲的语言彻底不一样。所以,中文了解自己也不一样因为他们了解 “在” 不一样。

西方的文化很重视自己。资本主义是在英国发明的然后美国独立跟资本主义的第一本书一样年的。资本主义重视自己是从西方文化了解发明的。我忍不住想肯定有关系。中文文化,不像西方文化,特别重视谦让。从我小时候读孔融让梨,我从来只会了解中文文化为集体。在我的心理学课,有一个理论说咱们的世界了解是从咱们的语言创作的。反义世界历史,我一点都不吃惊共产主义在中国有那么好的接受。这样的哲学是跟文化很相似。从我小时候,我的家长经常告诉我要谦虚。但是在课堂里,我的老师要我们经常发达和作成为个独特的人。我觉得所有的中国移民的孩子在美国上小学都感觉了这个冲突。有一个哲学重视谦虚和有另外个哲学重视独特。

现在,我们存在在是地二十一世纪。很多国家变了。很大部分的国家在世界里都接受了资本主义。谦虚这个文化还存在在中国文化。是非常难便整个国家的文化。但是,现在的中国文化跟原来的中国不一样。从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突然有很多贸易。突然,有很多人可以买起来老一辈想不出来的奢侈品。但是接受资本主义也会接受欧洲的存在主义因为资本主义和存在主义使用一样的文化创作的。我现在想不出来存在和在这个区别因为我长大的时候浙醋别没那么重要。但是,我预测过了几年肯定有很多文化了解在这个词。欧洲的存在主义创作了因为资本主义是存在主义的必然品。现在只能有一个在这个字。以后的在我们只能走着瞧。